Menu

青春面孔传递懵懂心态,记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



  第一代越剧男演员曾有过一上台就被观众轰下台去的经历,因为观众对越剧男小生的不习惯,到了第二代越剧男演员赵志刚这里,男女合演终于算迎来了一个小辉煌。2011年曾任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的赵志刚离开剧院,去了杭州,剧团曾陷入了一个困难时期,一团青年演员多,缺乏一个带头人,领导把眼光投向方亚芬,希望她勇挑重担,方亚芬思前想后,咬牙撑起了这个家。

  “家”变

  刚刚在沪上演的《铜雀台》22年前曾经演出过,原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主任胡导曾撰文赞赏该剧“为越剧审美作了一种开拓”。1996年,上海越剧院对该剧重新加工,改名《曹植与甄洛》,由女子越剧改为男女合演。此番是第三度重排,算是上海越剧院为男女合演团度身打造了一台“新戏”,这也是纪念越剧男女合演60周年的一部作品。《铜雀台》改编自言秋士编剧的《曹植与甄洛》,但编剧李莉、黄嬿只保留了剧本的五分之一,对剧本进行重新编排和开掘,一改以往甄洛的花瓶形象,以全新的女性视角,重塑并深入刻画了这位传奇女性角色。

越剧《家》中觉新和梅在梅林巧遇 凌 风 摄

  2011年6月起,方亚芬担任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剧团是事业单位,国家全额拨款,一年的演出指标为90场。“全额并非全员,实际上,剧团还是与经济效益挂钩的。”方亚芬说,“当了团长后,怎么协调矛盾、怎么为职工争取利益,都要格外上心,要担纲演出抓创作,还要管好一个团队,对我来说真是很大的考验。”之前,方亚芬是一位名演员,担任团长后,她除了到外地演出,只要人在上海,天天到单位报到。

  在国家大剧院这次越剧艺术周的展演中,几乎各家越剧名团带来的都是看家大戏,无论是已上演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陆游与唐琬》、明星版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是即将登台的改编自电视剧《大明宫词》的温州越剧团的《大唐骊歌》和杭州越剧院的经典改良之作《红楼梦》,夹在中间的《家》总有些落寞之感。此番,上海越剧院派出的一群可爱的“小字辈”,则彰显出另一种自信。

  上海越剧院如今的位置——复兴西路,与方亚芬的恩师、越剧袁派创始人袁雪芬的故居相距不远。袁雪芬与方亚芬的师徒情分,整整持续了近30年,直到2011年袁雪芬去世。1983年,方亚芬随镇海越剧团到上海演出,时任上海越剧院的院长袁雪芬对这个颇有灵气、扮相甜美的女孩十分欣赏,1984年方亚芬考入上海市戏曲学校越剧班,攻花旦。这名年轻的越剧苗子飞速成长。1987年,方亚芬进入上海越剧院,名气在越剧界渐渐打响。袁派是越剧最早出现的流派之一,袁雪芬对徒弟的严格也是很出名的。方亚芬回忆,老师在世时,基本不对自己的演出说赞美之词,而是以“斧正”为主。袁雪芬一直对爱徒强调:认真唱戏,清白做人。方亚芬也一直秉承“唱戏等于做人”的观念,在舞台上演得用心,舞台下活得坦荡。

  上海越剧院一团当家特色便是“男女合演”戏,它与上海越剧院红楼团的女子越剧如花开两朵,各有所长。在越剧舞台上看到纯正的男女情感戏和阳刚的男人戏,也让不少观众对越剧又有了极其不同的体验。

  再上“铜雀台”

  男人戏

  男女合演是1953年周恩来总理来上海时和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提起的,目的是改变越剧单纯女演员的阴柔局面,扩展越剧表现题材。60年来,上海越剧培养了刘觉、史济华、张国华和赵志刚、许杰、张承好等两代男演员。“女子越剧”和“男女合演”两花齐放,形成了上海越剧的繁荣局面。上海越剧院分一团和红楼团,一团的特色便是男女同台。它的男女同台并不是指在舞台上安插几个男演员做龙套的角色。而是男主角的启用上,用上真正的男性,其他的角色,也大多是男人演男人,女人演女人。

  觉新和梅的青梅竹马之爱,被专制荒唐的“抓阄”定亲所扼杀;觉新和瑞珏由了解、理解而新生的夫妻之爱,被封建迷信的“血光之灾”所摧毁;觉慧与丫环鸣凤的纯洁恋情,以鸣凤被逼投湖而湮灭,三组爱情悲剧,不同的人生走向……改编自巴金同名小说的上海越剧院青春版《家》于2月28日、3月1日上演,是此次国家大剧院越剧艺术周中唯一的民国题材作品,也是男女合演越剧首次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

  撑起一个“家”

《家》:青春面孔传递懵懂心态

方亚芬近影

男女合演越剧首登国家大剧院

  “‘坚守’是悲壮的,但是如果连这两个字都放弃,那只有悲哀了”。在国家大剧院的休憩区,方亚芬用小勺搅拌着杯中的咖啡,说出这样一句话,声音很轻却显得格外掷地有声。那晚,上海越剧院的青春版《家》作为刚刚结束的国家大剧院越剧艺术周中唯一一部男女合演戏登台演出,但是此次带队进京演出的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方亚芬却眉头一紧,“我问了下,这次来国家大剧院演出,出票并不理想。我们的戏通常都是由市场来考量的,尤其在上海的演出都是演出前几天票都售罄的,这次票卖得不好,总归有些沮丧吧。”上海越剧院此次带来的青春版《家》作为越剧艺术周中唯一一部男女合演的民国题材戏,包围在几部繁花似锦的女子越剧经典剧目之中,确实显得有些“另类”,甚至是陌生。不熟悉的唱段、不熟悉的演员……但是如果你步入剧场,看了这出戏,却会有不少“惊艳”之感。继《家》之后,由方亚芬领衔的上越一团全新制作的大戏《铜雀台》日前在沪首演,又在沪上刮起一场男女合演越剧的“小旋风”。

  以觉新为全剧核心人物,并突出觉慧与觉新的性格碰撞,它也让观众对在越剧中难得一见的男人戏深有所感。尤其是觉慧与觉新的几次单独对话,在推进剧情的唱腔你来我往间,吟唱着各自的纠结、困惑与悲伤,关于理想、关于爱情,人物的悲剧命运和不同的人生走向表现得酣畅淋漓。在舞台上有点青涩的裘隆,正合了戏中青涩的觉慧,而尹派小生郭茜云所饰鸣凤属反串,其长相灵秀甜美,也是主演中年龄和资历最小的一位,据称在接到角色任务时她非常意外,初进排练厅举手投足还是越剧小生的架势,大家每天给她建议,她自己也要经常提醒自己,怎样演才是个“女孩子”。剧中,有一段精致呈现觉慧与鸣凤在荷塘边小吻的戏码也属戏曲舞台上难得一见的情之所至的顺畅表达,显然观众也更易接受。

图片 1

  越剧的“写意抒情”以及“男女合演”的确是《家》这部剧最大的特色。如方亚芬所说,这些青年演员从年龄上更接近剧中人物,他们既努力继承原版《家》的艺术风格,又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在人物塑造方面下了很大的工夫,注重从内心深处揭示人物性格、情感与思想,从而形成激烈的戏剧冲突。此次青春版越剧《家》在创作中有意识地强化戏剧性对比,发扬了剧种本体的抒情特长,展现年轻演员的个性和艺术风采。

  经常有青年演员管方亚芬叫“女王”,方亚芬便发嗲说道,“我不要当‘女王’,‘女王’好累不说还好老,我愿意当无忧无虑、人见人爱的‘公主’。”说到《家》的复排,方亚芬表示,“之所以选择推出青春版《家》是因为现在缺少好的剧本,无法为青年演员度身定制原创的男女合演剧目,而《家》则是一个比较成熟的男女合演剧目,可以让青年演员有一个较好的展示平台。”虽然越剧《家》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充满倾轧争斗的、没落崩溃的封建大家庭中几对青年的爱情悲剧,而在台下青年演员们认真刻苦、互帮互学,经常互相把场打气、提出修改意见,俨然是个和睦的大家庭。剧组还特意定制了写有大大一个“家”字的汗衫作为工作服,在剧场排练时,方亚芬以及复排导演胡勖等都穿着工作服“招摇过市”,颇引人注目。方亚芬说,“我们团的氛围非常好,有凝聚力,充满青春气息。小年轻们对事业很热爱,遇到困难也百折不挠,他们真是爱舞台上的那个《家》,也爱工作中团里这个‘家’。”

  青春版《家》2012年复排,意在培养青年演员,希望通过对这部成功剧目的再现,使青年演员在揣摩经典作品的过程中,获得塑造人物及唱腔表演方面的提高。由尹派小生齐春雷饰演觉新,袁派花旦俞景岚饰演梅芬,吕派花旦邓华蔚饰演瑞珏,陆派小生徐标新和范派小生裘隆分别饰演觉慧,而尹派小生郭茜云则在剧中反串饰演鸣凤。这些年轻面孔虽然不像原班人马那样具备票房号召力和舞台经验,但从最终舞台呈现出的效果来看,他们那种与生俱来的青春气息与对待事物懵懂的心态的确更符合剧中人物的年龄与性格,真实的情感迸发也更能直观地打动台下观众。

  方亚芬说自己饰演“甄洛”是甘当“大绿叶”,为的就是给青年演员们助阵。《铜雀台》中的男一号曹植由陆派小生徐标新饰演。在上一版《曹植与甄洛》中扮演曹植的是赵志刚,依照以往剧团的“惯例”,新一版的曹植会选择赵志刚的学生齐春雷扮演,但剧组在权衡了两位年轻男小生的特点之后决定由徐标新扮演曹植,而由齐春雷扮演戏份相对较少的曹丕。说到这一点,方亚芬大赞自己的团是一个非常团结的团队,她说这一安排并没有让两位演员生了“心病”,反而在排练中十分和谐。值得一提的是,方亚芬特别强调要把徐标新的名字放在自己的前面,因为在她看来曹植才是剧中的主角。

图片 2

  在同行看来方亚芬是个各方面素质都很全面的演员,无论是扮相、唱腔、身段、表演都很出色。戏剧界前辈评价方亚芬:音色甜润明亮,唱腔质朴自然。善于吸收融汇,不仅具有袁派唱腔的魅力,而且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方亚芬1993年和2006年两次获得“白玉兰”戏剧主角奖、2007年则最终摘得了第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由著名越剧演员、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方亚芬带团演绎的这出《家》,堪称十足的青春版。首演于2003年的这部越剧年代戏,当时的演员阵容是尹派的赵志刚、王派的单仰萍以及吕派的孙智君等一众上越明星,赵志刚领衔的明星版《家》还曾到北京等北方城市进行巡演,所以对于这部剧北京观众其实并不陌生。然而十年过去,却也物是人非。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