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昆曲才有希望,何以在当代上演



  北京东四十条新保利大厦的后面有个叫“南新仓”的地方,曾经是“皇家粮仓”,建于明代永乐年间。近些年来,这里因饮食业而分外热闹起来,国外的游客、国内的食客纷纷涌来,吃烤鸭的,尝台湾菜的,品西餐的,但在吃喝之外,还有一个演出更出名,这就是林兆华导演的“厅堂版”昆剧《牡丹亭》,至今,已经演出了整整600场。

看《牡丹亭》何以在当代上演“还魂记”

时间:2011年12月2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金涛

  抗战结束后,梅兰芳在上海演出《游园惊梦》,黑市喊到一张票要价一根金条。年幼的白先勇看后为之痴迷,从此一生钟情昆曲。

  此后很长时间,昆曲被打入冷宫,《牡丹亭》长期冷寂。

  《牡丹亭》又名《还魂记》从2001年开始,《牡丹亭》上演了一出现代版“还魂记”。2001年5月18日,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昆曲的传承保护打了一剂强心针。2004年,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首演,6场演出9000张票,一气卖完。8年当中,国内国外,几十个城市,十几个国家,走到哪里都掀起《牡丹亭》的热潮。10年过去了,“《牡丹亭》热”持续升温。到2011年,先是商业演出的佼佼者“厅堂版《牡丹亭》”500场纪念演出,后是青春版《牡丹亭》200场纪念演出,再后来是诸多类型的牡丹亭同题创演项目浮出水面。

  一出400年前的《牡丹亭》,何以在当代寻回她的青春?日前,在由北京市教委主办、北京舞蹈学院艺术传播系承办的“激活传统,触及当代——2011中国艺术传播新趋势论坛之牡丹亭创演现象”专题研讨会上,众多专家就艺术创作、文化传播和市场营销到底该如何协同发力,如何借助有效的文化策划和艺术管理手段将经典再造与文化软实力提升相结合、将个体创作与艺术健康持续发展相结合等话题展开了讨论。

图片 1

  小戏成功的小秘诀

  去剧场化是厅堂版《牡丹亭》发展中最大的一个特点:不在非常正规的舞台与剧场演出,完全按照明代家班的厅堂式表演;演出不使用任何麦克风和音箱,完全原声呈现。

  2007年5月18日,在昆曲申遗成功6周年之际,厅堂版《牡丹亭》在北京皇家粮仓首演,一场戏90分钟。此后每逢周五、周六晚上都会开演,截至今年12月16日,已经是第515场演出。最高票价1980元。

  位于北京东四十条22号的皇家粮仓是全国仅存、规模最大、现状最为完好的皇家仓廒。皇家粮仓是明代永乐七年(1409)在元代北太仓基础上建造,占地面积约600平方米,至今已有600年历史。

  在成为《牡丹亭》演出场所之前,皇家粮仓曾经是北京百货公司的仓库。两米的仓墙,十米的高度,歇山式的坡顶,形成天然而独特的声学效果。这些特点被普罗之声唱片公司总经理王翔看上,便将其租下来作为音乐视听室来经营。后来王翔发现来这里的顾客听的多,买唱片的少。一次很偶然的机会,王翔听到了昆曲青春版《牡丹亭》的“惊梦”片段。这个只有十几分钟的演出对王翔触动很大。王翔的头脑中立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要在有着600年历史的遗址中演出有着600年历史的昆曲这一世界遗产。

  经过多方努力,只有90分钟的厅堂版《牡丹亭》在皇家粮仓首演。太短、缺少艺术性……最初的演出遭到了很多批评与质疑。“但我们毕竟是一家企业,以盈利为目的。90分钟是人可以集中精力听戏的长度。”厅堂版《牡丹亭》出品方、普罗之声文化传播公司市场推广中心负责人王龙说。在争议声中,厅堂版《牡丹亭》坚持走了下来,并且成了北京一处流行文化的地标,这一点,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去剧场化是厅堂版《牡丹亭》发展中最大的一个特点:不在非常正规的舞台与剧场演出,完全按照明代家班的厅堂式表演;演出不使用任何麦克风和音箱,完全原声呈现。这一特点不仅仅体现在皇家粮仓的演出,还体现在巡演方面。厅堂版《牡丹亭》在意大利演出时,到了威尼斯,就将舞台设置在水岸边;在都灵,没有选择在当地历史悠久的剧院,而是选择在皇后的行宫里演出;在博洛尼亚,厅堂版《牡丹亭》选择了在500多年历史的法学院演出。王龙说,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昆曲能够和观众互动起来,让观众感觉到昆曲不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而是可以零距离亲身感受、亲身体验的艺术。

  最近,厅堂版《牡丹亭》又被邀请到成都武侯祠结义楼和杭州富春山居度假村观澜池演出。这些演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尽量推近与观众的距离。演出的队伍也不庞大,8个演员,加6位乐师,再加上工作人员,20多人就可以去演出。但场所则要精挑细选,并且由公司派设计师根据现场条件精心设计舞台。王龙说,这种演出方式,也成为他们小公司推出小戏成功的诀窍。

  除了上述特点,厅堂版《牡丹亭》还特别注重一些小的细节:

  因为会接待很多外国客人,现场演出一定会有中英文字幕,开演前经常会给观众用中英双语介绍《牡丹亭》。

  在票价设计上,从最初就将牡丹宴和演出结合在一起。“牡丹宴曾经也很受诟病。其实我们一直最重视的还是《牡丹亭》的演出,但增加了一些附加值。现在请朋友去看一出昆曲戏,不一定能请得动,但是如果说请朋友吃一顿饭,还有一出戏不错可以看看,这就容易了。这也是考虑到观众在肚子吃饱的情况下才能坐得稳,90分钟才能集中精力。”王龙说,今年春节前最便宜的380元的票都已经卖完了,卖得最好。“我们照顾到了普通消费人群的需求。牡丹宴的餐标是298元一位,吃一顿298元的菜,用不到100元看场戏,还是挺值的。”

  王龙算了一下,如果每场按50到60人计算,厅堂版《牡丹亭》已经给3万人普及了昆曲。北京舞蹈学院艺术传播系主任张朝霞还曾经团购了厅堂版《牡丹亭》的票,带着自己的学生去观看。在她看来,市场的力量是强大的,通过市场对艺术进行传承与传播,使高雅艺术、传统艺术花落寻常百姓家,是一条值得推广与借鉴的路子。

  前些年,昆曲一改旧日的沉寂状况,“火”了起来。原因既有入选联合国人类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带来的新闻效应,也是白先勇等文化名流极力推动的结果。

  不过,艺术始终是有大众与小众之分的,昆曲在今天恐怕也只能属于后者。靠舆论爆炒和名家效应引发的“热”和“火”,对昆曲而言,是一种暂时的现象,要想在舞台上延续其生命力,最需要的是弦歌不辍。也就是说,坚持日常演出,留住老观众,培育新观众,才是可持续的办法。

  “裙裾莲步,暗香迫近眼前”。在“皇家粮仓”里,斑驳的墙砖,典雅的家具,笛声幽怨婉转,弦歌如泣如诉,虽说几十个座席,规模实在很小,但每场上座率都在八成以上,让雅致的艺术在北京的夜晚从未间断。昆曲艺术毕竟不是流行歌曲,能达到这一步,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北京再有那么几家小剧场,不断上演昆曲,票价不妨便宜一些,每晚观众也都有百十来号人,北京的昆曲舞台还能说落寞吗?

  弦歌不辍,靠的是驻场演出和演出季,这种日常演出不依赖炒作,不求助于噱头,而需要专业化的营销、职业化的推广,不是满城风雨,而是扎实推进,不是一时热闹,而是日积月累。昆曲演出的名家效应能有几次?炒作能炒多久?即便是造出几个噱头,对昆曲观众的培育又能有多大的作用?

  真正的艺术不能依仗“热”取胜,而是以日常的演出为基础,以日常的演出站稳脚跟,以日常的演出充实艺术生活,假如忽视了日常演出,只将目光和功夫用在了造“热”和轰动上,那就无异于舍弃了立身的根基。

  每种艺术都需要准确定位,定位不准就会在剧场规模、观众人数上贪大求多。交响乐、芭蕾舞、室内乐、戏曲、话剧,不是流行艺术,所以,用流行艺术的推销手段未必奏效。一些非大众艺术还喜欢与大众艺术攀比,以普及为号召,以轰动为追求,以人数众多为依据,讲究大场地、大效果,尽管能奏一时之效,引起舆论和社会的关注,但事实证明,没有长远的意义,既无法提高表演水平,促动新作创造,而且对市场培养也无多少益处。

  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东方艺术中心的演出就是高雅艺术日常演出的典范,这里的演出经过多年的坚持和高水平的策划已经成为城市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北京国际音乐节也是成功的例子,15年来平稳推进,常态发展,总共上演了350多场音乐会,公益演出活动上百场,让古典音乐逐步融入市民的日常生活,一入金秋季节,人们就在期盼在交响乐和歌剧的舞台上又将有哪些名作名家出现。

  近几年,有关昆曲的“热”比较多,可是每年在城市,起码在大城市,究竟能有多少场昆曲演出,似乎没有多少人关注。作为高雅的昆曲,有几次“热”当然也无妨,毕竟扩大了知名度,但“热”过之后怎么办?在日常的舞台上,在每天的生活里,戏迷能不能看到昆曲,来自海外的游客可否领略到这一中国文化的代表,这才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昆曲离不开日常演出,最需要的是弦歌不辍。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