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传承京剧艺术要甘为人梯



  作为一项传统艺术电视大赛,“青京赛”连续兴办25年,凝聚力和影响力不减,在艺术多元竞争激烈、娱乐取向瞬息多变的今天,绝非偶然。其原因可用两句话大致概括:应需而生,顺势而进。

  

  “青京赛”是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京剧赛事,从1987年开始兴办,曾冠以青年、中青年和“梅兰芳金奖”等名称,自2005年(五届)起定位于青年,统称“青京赛”,每4年一次,到今年已然七届,前后达25个春秋。25年来,一批又一批京剧新人在大赛中崭露头角,登台较量,亮相于荧屏,当今活跃在京剧舞台上的绝大多数中青年知名演员,都在这一赛场展示过风采,此次历届获奖者展演,前几届选手已是五旬上下甚至年届花甲的名家,而近届的“赛友”最年轻的不到20岁,应属两代同台,由此可说,青京赛伴随了两代京剧人的成长历程。

图片 1

  一项传统艺术的电视大赛连续兴办25年,而且凝聚力和影响不减,在艺术多元竞争激烈、娱乐取向瞬息万变的今天,实属不易,也绝非偶然。其原因或许可用两句话大致概括:应需而生,顺势而进。

  朱世慧(左)给徒弟谈元说戏

  应需而生是指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在十年浩劫中遭受重创的京剧艺术,历经了恢复传统戏演出的短暂复苏,演员队伍青黄不接,演出水平下滑,观众数量缩减,随之传出“危机”之声,其中演员问题首当其冲,因为京剧是一门以表演为中心的艺术,如果缺乏充足的、优秀的表演人才,传承和繁荣就会落空。而当时的青年京剧演员,由于市场不景气,勤学苦练却得不到多少演出实践机会,再加上通俗、流行文化的冲击,更觉前景迷茫。就在此时,国家电视媒体介入了,京剧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电视比赛的形式出现了。现在还能清楚记得当时带给人们的新鲜和兴奋感,不仅青年演员跃跃欲试,而且适逢电视机国内开始普及,一时形成了千家万户男女老少对着荧屏看大戏的景象,冷落的京剧似乎又“热”了起来。

  刚刚在第七届CCTV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上担当了小生和小花脸组的评委,朱世慧的感慨颇深:“从这一届的青京赛上,我看到了青年演员的成长速度,也看到了各院团对青年人才的重视。这些青年演员天赋都很好,我对他们的建议是多在勤奋二字上下功夫,还要多实践。”

  不过,电视大赛作为戏曲艺术与电视联姻的新生事物,初期在圈内也引起了一些质疑和争议,最为集中的是比赛限时,每个选手规定15分钟(后扩充到20分钟),戏剧要表现完整的内容和人物,不同于曲艺和歌舞,15分钟能够反映戏的全貌,看出一个演员的实际水平吗?会不会为了更多的展示自我,导致脱离剧情和人物,片面堆积、炫耀技巧的倾向?这些疑虑自然不无道理,赛场确实一度出现过类似现象,甚至担任评委的资深艺术家、专家刚一接触电视比赛,也难免由于不适应而把握走偏。然而,限时又是不可避免的,电视播出时间有限,参赛选手动辄数百名,不可能每人演一出整戏。这应属于电视比赛与生俱来的局限,却并没有妨碍大赛红红火火地继续办下来,因为面临挑战的京剧不能也很难拒绝当代最具传播力的电视,剧种需要窗口,演员需要平台,观众需要在荧屏欣赏到比赛形式中的京剧,电视媒体也需要属于民族优秀文化的节目资源,几个方面共同的需要,构成了电视大赛得以持续的原动力。

  对于青年演员来说,前辈艺术家的成长历程本身就很值得学习。朱世慧3岁拍萧何扮装照,12岁入戏校学戏,33岁推出京剧成名作,他主演的京剧《徐九经升官记》、《膏药章》、《法门众生相》等,曾获梅兰芳金奖、梅花奖、文华表演奖、白玉兰奖等奖项。他被誉为“中国京剧第一名丑”。

  当然,像任何事物一样,有需要,还要能够不断适应和满足需要,才会长期保有生命力。新时期特别是1990年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以来,国家倡导弘扬民族文化、振兴京剧艺术,加大了对京剧的扶植和支持力度,青京赛随之颇有不可不办、只能办好之势,于是顺势而进,在赛制、内容和方法上不断进行新的探索,力求使之科学和完善起来。如限时带来的影响,除了适当延长比赛时间,把剧目的节选和编排,技巧运用的合理性也纳入了考评内容,评委对选手的表现越来越强调符合戏情戏理,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纯技巧化的倾向。为了较为全面地检验选手实力,增加了从复赛进入决赛必须更换剧目的规定。比赛内容曾经做过附加知识测试和才艺表演的尝试。第七届青京赛又打破历届只在决赛阶段直播的惯例,从复赛到决赛前后近40场比赛全部现场直播,不仅使观众尽早同步观看比赛,而且让更多的选手特别是来自内地和边远地区,因学习条件较差而实力偏弱难以进入决赛的选手,也得到了在央视直播中亮相的机会,对于选手是鼓励,对所在院团也是一种支持。在决赛阶段的打分环节,还增加了评委现场点评,面对面地肯定选手的优长,指出不足和改进方向,既是对选手的及时点拨,又普及了京剧知识。尽管艺术上的评定见仁见智,正如有些网友所说,场内评委点评选手,场外观众也在点评评委的权威性和公平度,应该看到这种赛场内外的“互动”,对于京剧艺术回归大众是大有助益的。

  生旦净末丑,丑角总是排在最后,演丑角很难成“角儿”,可是朱世慧却蜚声梨园。《徐九经升官记》首演至今已过去31年,但提到朱世慧,戏迷还是习惯于叫他“徐九经”。“徐九经不仅给广大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也让我迎来艺术生涯中的第一个春天,朱世慧是从徐九经起步的。”朱世慧说。

  令人欣慰的是,赛事没有依赖过度包装,一些新的尝试属于“移步不变形”,没有偏离艺术本体的要求,没有因泛娱乐化削弱甚至取代专业性,这一点在时下显得尤为可贵。

  不管是徐九经、膏药章,还是《法门众生相》里的小太监、《曾侯乙》中的一代君王,朱世慧饰演的角色没有一个是雷同的。深爱舞台的他在不断突破与创新。“我认为,京剧艺术应该在传承中创新,有创新才能有发展。努力将小生、老生和丑行融合在一起,不断塑造出不同于前一个的全新角色,是我的追求。”朱世慧说。

  “青京赛”走过了25年,许多东西值得认真总结。人们对它的看法也在逐渐成熟起来,大赛就是一次比赛,是人才培养阶段性成果的展示,是青年演员艺术攀升途中的一次激励和助推。决定和影响人才成长、提高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长期的,无论是获得金奖、银奖还是铜奖,都不可能一奖定终身,过后还是要回到舞台上去真正取得观众的承认。对于比赛过程和结果,需要给予分外重视和关注的倒应是京剧界及相关部门,因为每届大赛实际上都是当时青年京剧人才态势的反映,包括成效、希望和问题,如连续几届都很突出的地区分布和行当、流派传承的不均衡,较为出色的人才大都集中在京、津、沪,某些行当、流派后继乏人,非常杰出的尖子人才还不多,而不久前举行的历届获奖者展演,固然花团锦簇,却也有不少行家认为,对于前辈大师、艺术家的高水平传承,仍是尚需重视的目标。这些如能作为参照,引起业界的认真研究和思考,或许才是电视大赛效果的最大化,才能充分发挥对京剧艺术传承和健康发展的促进作用。

  2005年11月,朱世慧接任湖北省京剧院院长一职,工作重心也由此从舞台表演转向了艺术管理。近年来,在培养演员方面,他不惜重金把一些大家“请进来”传道授艺,同时也寻找一切机会把演员们“送出去”参加演出,以演代练。目前,湖北省京剧院已打造出一支人才梯队,4个年龄段都有代表演员,并初步形成了13个艺术流派。其常演的传统剧目多达136出,年轻演员在全国各种大赛中屡屡摘金。湖北省京剧院还采取降低票价送京剧进大学校园的方式培养年轻观众。朱世慧说:“我相信这些大学生会成为京剧未来的铁杆观众。”

  现在,湖北省京剧院形成了“艺术上讲究、纪律上严谨、作风上正派”的院风。让朱世慧感到高兴的是,以前湖北省京剧院只有一两名选手进决赛的青京赛上,今年有5名青年演员进入了决赛,这和刚刚获得的薪传奖一样鼓励着朱世慧。“薪传奖对我来说,责任大于荣誉,我们不仅要传承京剧艺术,还要传承做人的品德,要甘为人梯,提携后辈,甘当绿叶。”朱世慧说。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