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关注民生,现实主义的力量



图片 1

作为2011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目展演的重头戏,国家话剧院最新创排的现实主义话剧《问苍茫》于9月2日至4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

话剧《问苍茫》剧照

《问苍茫》根据曹征路同名小说改编,定位为“民生戏剧”,由龚应恬编剧,著名导演查明哲执导。该剧故事发生在深圳特区的合资工厂里,主线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伤了一位女工的半边脸,劳资双方因38万元工伤赔偿金展开调查。工厂怀疑女工是为了赔偿金,三次冲进火场动机不纯,而几条附线也反映出当下的种种问题。《问苍茫》是国话继《这是最后的斗争》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叩问良心的剧作。查明哲曾执导过《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青春禁忌游戏》等一系列震撼灵魂的作品。他的作品常常揭露社会黑暗面、拷问人性与灵魂。《问苍茫》延续了其“残酷”导演风格,针砭社会丑恶现象、逼问人物内心的黑暗角落。

“戏剧表现的是关乎人以及人生存于其中的世界。”对人的探究、对人生存环境的揭示、对社会生活的深入挖掘与反映,是戏剧艺术的重要内容。在当下艺术创作存在着回避崇高、情感缺失、欲望狂欢、浮躁虚华、背离现实、疏离信仰等问题的不良环境下,中国国家话剧院以一出关注现实、关注民生、关乎人性的大戏《问苍茫》,向消极的艺术创作倾向进行了有力的一击,振聋发聩,引人深思。

《问苍茫》以特区合资工厂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三次冲进火海抢救工厂财产的打工妹脸部烧伤,劳资双方围绕38万元工伤赔偿金展开调查为主线,直面转型期社会存在的问题,直指当下社会公正的暂时性、局部性缺失。该剧语言犀利、锋芒毕露,以“真、直、狠”的现实主义笔触,叩问社会弊端及人性的阴暗面,从而引发观众的深入思考。诚如国家话剧院院长周志强所言:“打造新现实主义戏剧是国家话剧院义不容辞的艺术使命。”《问苍茫》作为国家话剧院新现实主义戏剧的代表作品,凸显出现实主义的意义和力量。

《问苍茫》的现实主义力量主要从两个方面予以表现:一是对当下社会现实的灰暗面给予深刻而无情地揭露和鞭挞。全剧开始是一段欢快热烈的歌舞场面,反映出刚刚进城的青年农民工对城市的向往和热情,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期待。随后,剧情急转直下,与开始时的美好愿望形成鲜明对比,剧作将视角对准了现实生活的残酷与阴暗面:辛苦工作苦熬到即将转正的农民工处于被资方开除的境地;年轻的女孩为了能进城打工被招工头骗奸失去贞操等等。比之对社会现实弊端及灰暗面的揭露与鞭挞,《问苍茫》对人性阴暗面的揭露、对人性丑恶的鞭挞,以及对灵魂的拷问等内容,则更能彰显出现实主义的力量。在《问苍茫》中,几乎所有人物内心都有黑暗的角落。剧中的工头马朝阳自私狭隘、偏执冷酷,是逼死打工妹的元凶;工厂老板为富不仁,虚伪狡诈;下海教授为钱出卖灵魂、丧失尊严;善良的老村长,因环境所迫竟然也成了“逼良为娼”的帮凶。正是这种深刻的、犀利的、一针见血的对人的灵魂的拷问、对人性的追问,使得该剧的现实主义力量不止停留在社会批判的层面,更是直指人的内心和灵魂,它逼着观众去思考自己在当下价值观相对混乱、道德缺失的社会转型期如何做人这个形而上的人生命题。

《问苍茫》的现实主义力量,不是通过简单地对故事、人物的呈现来完成的,而是凝聚了编、导、演、舞美、灯光、音响等各种艺术表现手段的综合展现。诚如该剧导演查明哲所言:“《问苍茫》将以强有力的戏剧手段,呐喊公正、寻求平等、震醒麻木、留住纯净。”导演在场面调度上张弛有度、虚实结合,充分利用对比、闪回、隐喻、细节等艺术手段推进剧情、表现人物、吸引观众、引发深思。剧中所有工人工作的群戏场景都是以歌舞的形式呈现,运用大量激烈欢畅的音乐元素,将热火朝天的紧张工作的氛围渲染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刻意编排的打工舞,更是将打工者们的热情与对未来的憧憬真实地展现在观众的眼前,与现实的残酷、资方的卑鄙、工头的冷血、世人的麻木形成鲜明的对照,从而使观众对现实能够产生更清醒的认识。此外,剧中还专门设计了一场假面舞会,反映出当下的“双面人生”,有面具下的幸福,也有摘掉面具后面对残酷现实的痛苦、无奈和不幸、失落。《问苍茫》的舞美设计以写意与现实相结合的形式构成写意现实主义的设计风格。从音乐、舞美、灯光到演员的出色表演,无疑会给观众带来无与伦比的视听享受,而比这外在享受更深一层的是强烈的内心震撼和对社会现实、人生的更为深刻的思考与反省。而这正是现实主义力量的具体反映。

我们期待更多的像《问苍茫》这样关注民生、直面人生、直指人心、反映社会现实的艺术作品。对社会现实深入而真实地揭示,对现实人生的深刻反映,对人性、人的灵魂的有力拷问,通过艺术作品表现出来,是每个艺术家的责任与义务,也是现实主义力量的胜利。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